东柏林人:我们住在卡尔·马克思大街,不是“资本家大道”

86.1
图:1974年五一劳动节阅兵,卡尔·马克思大街沿线的公寓楼悬挂着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画像。

悬挂在公寓楼窗外的标语是从前东柏林的宣言:“这是卡尔·马克思大街,不是德国商业银行大街”。最近,全城的租户,尤其是居住在原东德首都(东柏林)的租户,举行游行和集会,并在他们的窗外悬挂横幅标语,以抗议贪婪的房地产巨头企图抢走他们的房子并卖给富人。

Read more   2019/4/9

美国工人:资本主义的锅我们不背

社会常常将工人阶级遇到的困难归咎于他们的自身原因。比如他们本应该好好计划,要求不要太高,或者该更聪明些。这是在十一月末通用汽车宣布关闭位于美国和加拿大的五座工厂,导致数千名工人失业后的数周内出现的一些评论。

当一些人表达对即将无处安置的汽车工人的担心时,很多人却急着撇清责任。在《华盛顿邮报》一篇关于很多汽车工人给特朗普投票的报道中,出现了这样的评论: “这些工人有这样的遭遇真是活该。这些工人愚蠢到相信头脑简单的骗子特朗普,所以他们很难得到同情。”

Read more   2019/4/6

纵使尽是黑暗,希望也会成长

《左翼报》专栏作家厄兹居尔•申(Özgür Şen)描绘了社会主义的土耳其的图景及在资本主义现有环境下社会主义的实际情况。

78.1

《左翼报》专栏作家厄兹居尔•申(Özgür Şen)撰写了有关土耳其社会主义现状的文章,文章中强调,如果工人阶级推翻了掌握生产资料的资产阶级,那么该国丰富物质资源和劳动力能够为人民的生活带来巨大改变。只有人民才能改变各种剥削和压迫的制度。他强调:“纵使黑暗和愚昧四处横行,希望也仍将成长。”

Read more   2019/4/2

社会主义不需要比特币

译者按:历史唯物主义认为,在生产决定生产关系的同时,生产关系对生产力也有反作用。比如,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持续地改变着资本主义社会的面貌,但这些技术在不同领域内是不平衡的。在个人消费领域,信息技术得到了充分的应用,电子商务已经把零售领域革命化了。但在资本主义条件下,由于私有制的原因,基于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的经济计划等相关技术的发展却受到极大限制的,最多只能在单个企业的范围内发展,其潜能不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只有在社会主义社会下,经济计划才会在全社会内实行,指导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比特币以及比特币所基于的区块链技术也是这样。正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催生了这样的技术。正是资本主义政府滥发货币,造成通货膨胀,才使得比特币逐步发展起来,成为一个替代性的货币系统。在资本主义社会,个人和个人之间,个人和政府之间都普遍缺乏信任,交易双方只能通过技术手段来保证安全可靠。比特币的蓬勃发展,恰好表明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堕落和悲哀。一些人只看表面,不看实质,认为比特币可以成为社会主义社会的货币系统,实属张冠李戴。在社会主义社会中,由于生产单元同属于同一个集体,不存在信任问题,同时黑市交易也消失了,政府基于劳动时间进行经济计划并受到全面的民主监督,没有执照通货膨胀的机会,所以社会主义社会不可能推行比特币或者其他加密货币。取代形形色色的货币系统的,将是一个集中化的劳动记账系统。

Read more   2019/3/28

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是枷锁

73.1
工人活动家和画家拉尔夫·法萨内拉(Ralph Fasanella) 1977年的画作。“1912年劳伦斯 ‘面包与玫瑰’罢工”

“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是枷锁,而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是《共产党宣言》的最后三句话。《共产党宣言》由卡尔·马克思和弗雷德里希·恩格斯1共同写成,于1848年第一次出版。这些文字对工人们吹响了集结号,鼓励着他们去反抗将他们变成奴隶的社会秩序,让他们团结起来共同构建一个更好、更自由的世界。在《共产党宣言》出版的1848年,激进起义遍布欧洲。这几场革命都很有希望能终结资本主义,并且在其废墟上建立起新社会。

Read more   2019/3/12

民主德国的公共住房

第二次世界大战对德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数十万人无家可归,大部分基础设施遭到破坏,430万德国人从国外的占领区回到德意志民主共和国(DDR)。德国统一社会党(SED)感到,有责任在废墟上重建国家。这也是一个机会,来展示大众公共住房计划的价值。

支撑这种公共住房主张的主要理论是:住房不是商品。容克地主阶级坐拥大量土地,成了纳粹党的主要财政支持者。他们一代一代的剥削,最终导致了将其土地无偿国有化的要求。这为统一社会党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充足的土地资源,使其能够推行公共住房计划。

Read more   2019/2/28